熱點新聞網 彙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口罩機漲價,從一台25萬漲到120萬!20年老司機預言:一兩年後1折賣

2020-02-13已圍觀 次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口罩數量有限?2分鍾教你如何節省使用

每經記者:李彪 張懷水

120萬,漲價380%!這是目前一套口罩生産設備的價格。

疫情襲來,在巨大的需求驅動下,不少口罩生産企業紛紛擴産,更有大量外行准備跨界。

但這一行他們真的摸透了嗎?他們可曾認真想過,疫情過後行業發展何去何從?到那時,現在咬牙買設備的人會不會再把設備“打骨折”賣出去……

生産篇:政府收購口罩每只2元

視頻:記者實地探訪口罩生産企業

“大年三十開始複工,24小時生産,每天大概能生産8萬只口罩。”伴隨著機器的轟鳴聲,溫勇扯著沙啞的嗓音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喊。

溫勇是蘇州艾潔無紡布制品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在他眼裏,今年的春節似乎沒什麽年味,工廠不分晝夜,燈火通明,機器飛轉。

這一幕也盡收記者眼底:3台機器飛速運轉,每台機器旁邊均有“全副武裝”的工人將切割好的口罩成疊碼齊,放在旁邊的無菌台上。除這3台口罩機,另一台機器在一刻不停地生産口罩耳挂。

蘇州艾潔無紡布制品有限公司生産車間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懷水 攝

這家公司原來是給日本口罩企業做代工的,平時日産量在1萬只左右,現在4台機器滿負荷生産,每天産量提升至8萬只。

盡管機器24小時不停,記者在車間裏卻並沒有看見成堆口罩。蘇州市相城區旺巷村黨委書記陸建中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複産之後,生産的所有口罩均由政府收購,不允許外流。“我們將收購的口罩統一分配給相關單位、街道、社區等,由他們分發給群衆。”

相同的情況還出現在江蘇揚州醫療器械之鄉——頭橋鎮。

江蘇恒健醫療器械有限公司是這裏兩家生産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的企業之一。該公司負責人向記者介紹,公司每天都在滿負荷生産,過去1天生産不到1萬只口罩,現在每天生産3萬~4萬只。“我現在一天接幾十個電話,都在要口罩,但公司一只都沒有,全部被政府收購了。”

數十家醫療器械店鋪均沒有口罩出售,許多店鋪已大門緊閉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懷水 攝

頭橋鎮政府企管辦一位負責人表示,口罩全部由政府統一收購,統一分配,采購價格爲0.8元~1元。

政府收購價的依據是什麽?陸建中說,政府基本上是按照市場價格進行收購。“我們也看到企業的人工成本、原材料成本等都在上升。”而溫勇則認爲“政府統一采購實際上是在扶持我們,我們只管努力生産,渠道和銷路已經由政府包辦了。”

政府的采購價能否讓企業盈利?頭橋鎮企管辦上述負責人表示,肯定會保證企業的利潤空間,“我們准備對原材料進行獎補,另外,對4萬只以內的口罩收購價格可能要調整到2元一只。”

成本篇:有企業原材料價格漲4倍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産和出口國,年産量占全球約50%,我國口罩最大産能是每天2000多萬只。目前,我國的口罩産業鏈條清晰完整,成熟度高。

口罩生産原料主要是高溶脂纖維聚丙烯,目前國內産能比較充足。統計顯示,2019年國內産量約爲90萬噸,1噸高溶脂纖維聚丙烯可生産一次性外科口罩90萬-100萬只,生産N95醫用防護口罩20萬-25萬只。

但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安全健康防護用品委員會會長雷利民同時也表示,這次疫情大規模暴發的時間正好與春節假期重合,由于口罩廠家和上遊原輔料供應商基本都已停工,大批工人返鄉過年,物流企業很多也已放假,使得口罩産能遠遠低于正常,市場供求矛盾極度緊張。

這自然帶來了價格的上漲,這一點,企業深有體會。溫勇告訴記者:“爲了應對疫情,我們也想繼續擴大生産,但原材料價格上漲了1~2倍,設備更是拿著錢還得排隊,根本買不到。”江蘇恒健負責人也表示原材料瘋漲了1~4倍。

國內某大型口罩生産企業負責人馮霆(化名)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算了一筆賬:疫情期間,爲了防止員工感染,企業包了兩個賓館作爲員工宿舍,免費提供食宿。140個房間每天花費42000元。爲提高員工積極性,每天每人額外補貼100元,共計2萬多元。“在不包括3倍工資的情況下,200多個員工這些開銷一天就要10多萬元。”

成本不僅體現在這些方面。馮霆介紹,春節期間廠裏緊急複産,當時大部分上遊供應商都放假了。原本口罩標識是外包給其他企業做的,現在自己印刷已來不及,最後只好用不幹膠貼在口罩包裝袋外面,告知産品、型號、使用方法等。不幹膠標識0.6元一張,12個員工一天貼了9000只口罩。以3倍工資來算,加上不幹膠的成本,僅此一項每只口罩的成本就增長了1.3元左右。

溫勇也表示,在目前原材料價格攀升和工人工資提升的情況下,每只口罩的成本已經達到0.9元左右。陸建中則告訴記者,春節期間一個工人一天的工資都上千元,晚上加班還有額外的加班費。

“平時我們的口罩出廠價兩三元的,這時候要達到五六元,幾毛錢的現在要賣到兩三塊。”馮霆說。

産業篇:市場急劇擴張帶來投機空間

口罩行業步入發展“快車道”繞不開兩個關鍵時點:2003年的非典和2013年的霧霾。

浙江建德市朝美日化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利平對此深有體會。

朝美日化是一家工業級防護口罩生産企業。雖然起步較早且專注于門檻更高的工業防護,但在當時防護意識不足、基本依靠紗布口罩的時代,企業發展之路並不好走。

朱利平回憶說:“2000年左右,中國人對呼吸防護領域的認知並沒有現在那麽強,那時候社會上大量使用多層紗布口罩,醫院也是大量使用紗布口罩。”2003年非典疫情的出現,過濾材料的口罩才開始被公衆接受。

在非典時期,朝美日化曾獨家爲北京小湯山醫院、地壇醫院、北京傳染病醫院、中日友好醫院及國家應急物資儲備中心等供應防非典口罩。

朱利平介紹,非典之前,當地生産口罩的企業只有一兩家,非典期間冒出近百家作坊,導致原材料和設備價格大幅上漲。但這陣風只刮了一個月左右。很多人購買的設備甚至還沒有開機,疫情就控制住了。口罩市場供大于求,這些作坊一年內都沒有接到一個大訂單,99%的企業在一兩年內倒閉了。

廣州市冠桦勞保用品有限公司原本做勞保用品,正是在非典期間看到了口罩行業的發展潛力,開始著手轉型。

冠桦負責人陳嘉欣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非典結束後,口罩市場實際上沉寂了很多年。

直到2013年,我國頻繁出現大面積霧霾天氣,原本沉寂的口罩行業再次迎來發展機遇。

朱利平稱,2013~2015年霧霾比較嚴重的時候,企業在保留原來口罩産量的前提下,新開發了針對霧霾的口罩。霧霾期間,每天增加5萬~10萬只産量,一度供不應求。

“2017年底,僅北京市場防護口罩的存量就達到2億只,夠每個北京人平均10個口罩。霧霾來了,很多資金注入,導致了産能過剩。”朱利平說,當時進入行業的很多企業,在2017、2018兩年內又退出了。

雷利民也表示,2015年以來,由于嚴重霧霾天氣影響,普通民衆開始在日常生活中佩戴口罩,使得口罩的市場需求量明顯上升,産能迅速擴大。但由于國家治理霧霾的力度很大,近兩年北京等地空氣質量明顯好轉,口罩滯銷現象嚴重,也使得很多廠家紛紛停産轉産,退出了市場。

眼下這陣風又刮了起來,很多人打起投機的主意。朱利平說:“(近期)許多朋友找我打聽怎麽建一個口罩廠,有朋友讓我介紹設備廠家,有的讓我介紹原材料廠家,還有人問我哪裏可以買二手生産設備,我都在勸他們謹慎進入這個行業。他們以前都不是生産口罩的,完全是門外漢,有的甚至連口罩到底是怎麽回事都不清楚。”

大家投機積極性高漲,讓朱利平看到行業發展的危機。

他介紹,我國口罩價格比較透明,正常情況下沒有那麽高的利潤支撐,價值低的口罩甚至是按照“分厘”計算利潤的。“現在口罩市場很好,但是疫情期過了就不會是這個樣子。”朱利平說,原本25萬元一套的設備現在要價120萬,疫情一過,很多企業新買進的設備可能還沒有來得及使用就擱置了,那時候去買一些二手貨,就有可能打一折降至12萬。

前景篇:口罩應升級爲戰略物資

“全民認知提高了以後,(口罩)會慢慢從防護用品變成日用品。我們認爲這個行業是健康的朝陽産業。”朱利平說。

陳嘉欣也給出了類似的預判,她甚至明確透露了冠桦的擴産計劃:“這次疫情之後,我們的産能最少會擴大20%~30%。”

這種預判不無道理。工信部賽迪研究院直屬單位賽迪顧問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2015~2019年中國內地口罩産業高速發展,産值增長率維持在10%以上。2019年中國內地口罩産量超過50億只,産值達到102.35億元。其中,可用于病毒防護的醫用口罩占比高達54%。

數據來源:賽迪顧問

而行業內對于口罩市場發展的研判主要是基于日本的口罩市場,尤其是家庭用口罩的市場潛力。

日本衛生材料工業聯合會統計,2018年日本全國的年産量約爲55億枚,其中家用口罩近43億枚。

朱利平認爲,日本人口大概是中國的十分之一,但平均一個中國人和一個日本人的口罩年使用量相差幾十倍。“我們相信,中國特別是一線城市對健康的認知提高以後,會逐漸把口罩作爲日常用品,口罩行業肯定會慢慢壯大、發展。”

從長遠來看,市場也許會不斷擴大,但這次疫情來臨和消去時,口罩市場的供需失衡更爲人所關注。

雷利民說:“我們預計,工人約于2月中旬開始大範圍複工,同期原料供應和物流逐步恢複,加上新口罩自動化生産線不斷投産,到2月底産能將數倍增長,再加上進口部分,可在很大程度上緩和供求緊張的局面。”

他同時也表示,此預測是基于對行業基本情況的分析。目前企業生産狀況極爲複雜,信息溝通不暢,使得複工率和新投産生産線的進一步情況難以確切了解。預計的産能最後能否達到還取決于行業的努力和投入,以及政府的幫扶措施。但是,從幾次比較重大的疫情事件來看,口罩納入國家戰略物資是有必要的。

數據來源:賽迪顧問

在此次疫情中,被稱爲“踩准時間點”“研判准確”的國內大型醫療用品生産商穩健醫療相關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口罩分爲工業防護(如粉塵)、民用防護(花粉、霧霾等)、醫用護理(細菌)等類別。其中醫用防護口罩平時僅供專業醫療機構使用(如疾控、傳染病房),儲備極少。在面對突發性疫情時會顯得非常被動,建議由相關部門聯合大企業將其納入國家戰略儲備管理。

在2月3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也爲企業吃了定心丸:疫情過後富余的口罩産量,政府將進行收儲。

真僞篇:冒牌貨屢現,幾招教你辨真假

在巨大利益驅使下,假冒僞劣口罩屢屢出現。

日前,天津警方跨省偵查,搗毀一制售假冒口罩一條龍生産線。抓獲犯罪嫌疑人4名,查獲假冒成品口罩2萬余只、一批原材料和2台制作機器。

近日,湖北麻城市公安局斬斷了一條售賣僞劣口罩的鏈條,抓獲兩名嫌疑人,他們在疫情期間一周賣了59.5萬只僞劣口罩、獲利近20萬元。

安徽霍山警方發布消息稱,該縣查獲一起通過網絡銷售僞劣口罩冒充醫用口罩案,涉案口罩超過百萬片,涉案金額達146萬余元。

假冒僞劣口罩的危害不容忽視,它們大多數質量不合格,不僅起不到防護作用,其制造材料還可能含有很多有機揮發物,對人體産生危害。

記者發現,正規情況下,不同口罩的生産資質不同。生産醫用防護口罩、一次性普通醫用口罩、醫用外科口罩等醫用口罩,需要向省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申請辦理“醫療器械産品注冊證”“醫療器械生産許可證”,需要10萬級以上的潔淨車間,並具備微生物試驗能力和相關理化試驗能力。生産勞保口罩,需要向省級技術監督部門申請工業品生産許可證,並向國家安全生産監督管理總局申請“特種勞動防護用品安全標志”認證(即“LA”認證)。生産日常防護口罩,則不用辦理這些許可證照,將産品向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機構按照相應標准送檢,取得合格的檢測報告,即可上市銷售。

普通消費者該如何識別假冒僞劣口罩?記者整理發現,辨別口罩真僞主要有幾招:

首先,查看包裝是否清晰、産品信息是否完整。比如:醫用外科口罩標准號是:YY0469-2011,可以查看包裝上是否有該字樣。

其次是去權威網站進行資質查詢。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官方網站,點擊“醫療器械”-“國産器械”,輸入要查詢的企業名稱,就可以查詢口罩詳細信息。同時,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官網(http://www.cttu.org)可查詢目前國內主流的口罩生産企業。

第三是盡量選擇正規的銷售渠道購買,比如大型超市、藥房等,謹慎從小商販或個人手上購買口罩。

視覺:張維薇

視頻編輯:朱星運

排版:陳星 盧祥勇

每日經濟新聞

分享到0
  • 點擊排行
  • 美代表在安理會抹黑“一帶一路”,中方反擊
  • 四川民衆賞花踏青享春光
  • 哪些酒企有“金字招牌”?國內首個針對酒業上市公司品牌研究成果將出爐
  • 北碚:5000選手樂享“缙雲森馬”
  • 海口高新區向園區周邊6個村提供76個就業崗位
  • 內蒙古優質農畜産品“進駐”香港
  • 零食吃出螺絲釘!吳亦凡代言的零食巨頭,一年賣出60億又如何?
  • 2019年A股旅企做了啥之華天酒店
  • Pernod cut profit growth forecast due to epidemic
  • 老虎環球Q4增持拼多多(PDD.US),減持奈飛(NFLX.US)等明星股
  • 江門工行成功發放首筆500萬“抗疫貸”
  • 瑞銀據稱開始尋找CEO Sergio Ermotti的接班人選
  • 高瓴資本四季度美股持倉出爐:重倉互聯網加碼新經濟
  • 兩年近20支球隊相繼退出,資本“寒潮”侵襲中甲中乙
  • 車企複工複産,對提振中小企業信心很重要
  • 彙源果汁創始人朱新禮蹊跷辭任職務 疑爲轉到幕後
  • 1迫不及待要秀長腿,這兩件西裝助你一臂之力
  • 2關曉彤這是要參加鄉村彙演?求求你換個造型師吧!
  • 3古力娜紮終于遇到對手了!生圖被李沁秒殺,顔值果然拼不過氣質
  • 4Nike SB x AJ1 | Supreme x Stone Island上身參考 | 手動制作Yeezy x Kaws
  • 5初春如何選擇闊腿褲?這3種材質上身舒適,25種穿搭示範給你靈感
  • 6劉嘉玲真不好惹!和35歲譚卓同穿一件花朵裙,除了年齡什麽都沒輸
  • 7穎兒終于換對發型,燙“泰迪卷”搭白裙美翻了,付辛博真會選老婆
  • 8歐陽娜娜終于穿起絲襪,亮黃裙搭黑絲襪清新又性感,簡直美到犯規
  • 9潮流板報 | 氣溫已經飙升到20°+,你還有什麽理由不買春裝?
  • 1049歲蔣雯麗終于老了?容顔老去風骨猶在,老氣黑大衣也蓋不住韻味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